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要闻

汕头石材有限公司

来源:技术     时间:2021-12-08 10:33

汕头石材有限公司l9etz,湛江家具制造经销部,潜江石材营运部,安康涂料经销部,玉溪卫浴服务中心

汕头石材有限公司

图/视觉中国 “数字书记”落马留下的“挖矿”残局 本刊记者/周群峰 发于2021.11.29总第1022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 被查约半年后,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肖毅被双开。 11月13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出的这份双开通报措辞严厉,其中称肖毅违背新发展理念,滥用职权引进和支持企业从事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要求的虚拟货币“挖矿”活动;不重视家风建设,寡廉鲜耻、道德败坏。不当“挖矿”行为,也是首次出现在被查官员的公开通报中。 肖毅现年59岁,曾任江西省抚州市委书记6年之久,期间他大力推行数字经济,力图将其打造成为抚州的核心竞争力。他重点引进的抚州市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抚州创世纪”), 号称要打造亚洲最大的单体数据中心,是抚州数字经济的龙头和名片。随着肖毅被查,该公司披着“数字经济”的外衣,从事虚拟货币“挖矿”的面目,也开始逐渐暴露。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近日调查了解到,在肖毅被查的同月,32岁的福建莆田老板、抚州创世纪的实控人林庆星也被留置,至今未归。目前,公司数亿元资金被冻结,相关项目停工。抚州市高新区管委会也已派出工作组进驻公司,与此同时,多家供应商也因资金问题走上了法律程序。 肖毅主政抚州期间,因何大力发展数字经济?在他的站台下,币圈老板“挖矿”的背后有怎样的故事?后续问题又会如何解决? 饱受争议的“数字书记” 1962年5月,肖毅出生于江西省赣州市。19岁时,从赣南师专中文科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,他进入崇义县崇义中学任教,之后,担任过崇义县公安局干部、政府办副主任、瑞金市委书记、江西省政府驻京办主任等职务,2015年4月,出任抚州市委书记。2018年1月,他升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,成为一名副部级官员,同时兼任抚州市委书记。 瑞金是肖毅仕途中重要一站,从1996年6月~2006年11月,他在该市主政10年有余,其中历任代市长、市长、市委书记。据《廉政瞭望》报道,肖毅主政瑞金时,搞了一次领导干部家属“廉内助”评选,最后肖毅的夫人在瑞金得票第一。此事被不少人嘲笑,认为戏演得有点过。 2021年3月21日,抚州市委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,宣布江西省委决定:肖毅不再担任抚州市委书记。 (资料图片)肖毅。 5月10日,即卸任抚州市委书记50天后,他在江西省政协副主席任上被查。他也成为今年江西省首位落马的省部级高官,也是十九大后,继江西省原副省长李贻煌、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史文清后,该省被查的“第三虎”。 推广戏曲文化、力推BRT(快速公交系统)、大搞数字经济,是肖毅主政抚州的“三大标签”,但多项措施争议颇大。 抚州被誉为“才子之乡”,曾孕育出王安石、汤显祖、曾巩等文化名人。多位抚州文化圈人士称,肖毅为推广抚州本地戏曲文化作出了积极的贡献。与好评如潮的推广戏曲文化相比,肖毅在市区内罔顾民意,强行开通BRT的线路则争议颇大。《抚州日报》报道称,2019年3月21日,抚州市BRT线路正式通车,134辆新能源纯电动空调公交车在9条BRT公交线路上运营。 抚州市多位市民称,BRT公交线路是肖毅的政绩工程和面子工程,并不合适抚州这样的小城市,其专用通道导致本就不宽敞的道路,变得更加拥堵,还导致两侧车辆无法停车掉头,影响了店铺的生意。 肖毅在抚州留下的最具代表性标签是,他在主政抚州第一年时,就开始力推的“数字经济”。《江西日报》报道称,早在2015年,抚州市就瞄准数字产业“蓝海”,抢占数字经济新风口。2020年第一季度,数字经济对全市GDP增长贡献率达13.4%,拉高GDP增长1.3个百分点。 抚州是一个不沿边不靠海的内陆城市,传统工业基础也不突出,为何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?在新华社的一篇报道中,肖毅认为,数字经济对地域要求并不高,谁能提供产业发展最基础的算力,谁就能获得企业青睐。2020年4月16日,在抚州市召开的相关会议上,他强调,要推动数字经济成为抚州的核心竞争力,要时刻铭记“谁赢得数字经济,谁就赢得未来”的理念。 2020年8月25日,抚州市印发文件提出:到2022年,力争全市数字经济主营业务收入年均增速40%以上,达到2000亿元以上,将抚州建成全国区域性数据中心、全国区域性算力中心、全国重要的数字装备制造基地、全国数字经济示范基地。 然而,随着肖毅的被查,其力推数字经济背后的“挖矿”故事也浮出水面。 “我们老板跟肖毅关系好是属实的” 肖毅双开通报中提到的“挖矿”企业指向的是抚州创世纪。工商信息显示,抚州创世纪位于抚州市高新区,成立于2017年6月23日,与抚州高新区政府签约进驻森鸿科技产业园。注册资本1000万元,法定代表人为许志杰和林芳,二人分别持股95%和5%。该公司号称要打造亚洲最大的单体数据中心。 但福建莆田籍商人林庆星,才是抚州创世纪的实际控制人。2017年12月14日,抚州发布发文称,2017年6月与福建客商林庆星在抚州高新区投资40亿元人民币建设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超级计算机运算服务中心,目前已完成两栋数据中心24000台服务器的安装并投入运营。 这位被抚州市奉为座上宾的林庆星究竟是何人?2019年4月29日,抚州工会在官网发布《江西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——林庆星》一文称,林庆星出生于1989年,研究生学历,在分布式信息服务与集成技术、网格关键技术等方面取得了创新性成果。 林庆星的“数字经济”版图横跨闽赣两省。2017年11月,莆田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成立,注册资金为10亿,林庆星占股95%。《湄洲日报》(莆田市委机关报)曾报道称,莆田创世纪超算数据中心项目占地约171亩,计划投放48万台超级计算服务器,总投资约200亿~260亿元人民币。同时,林庆星也是江西九木科技(集团)有限公司(成立于2021年4月8日,以下简称“九木集团”)的法定代表人,而抚州创世纪隶属于九木集团。九木集团官网称其主营业务包括:研究、开发、生产服务器及数据中心周边设备,投资建设数据中心基础设施等。 (莆田老板林庆星掌控的九木集团,现在公司数亿元资金被冻结。摄影/本刊记者 周群峰) 一名与林庆星有过生意往来的企业家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林庆星性格有些奇特,经常白天休息,晚上工作,甚至凌晨两三点还要找人开会或谈生意。“5月20日左右,林庆星在九木木集团会议室被带走,至今未被放出。” 在肖毅主政期间,抚州创世纪是其重点引进的企业。据报道,2017年,抚州创世纪负责人考察选址之初,向抚州有关部门提出了两个落户条件:一是一次性提供15万平方米以上的标准厂房;二是一个月之内搭设好20万伏的双回路用电。该报道称,收到消息后,抚州市马上召集高新区、电力等部门负责人商议。时任抚州市市长张鸿星说:“经过认真评估,第二天一早就答应了企业条件,加班加点只用了28天就搭设好电力设备。” 九木集团一位负责人徐涛(化名)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:“我们老板(林庆星)是人大代表,官场上也有触角,跟肖毅关系比较好是属实的。企业家要想发展,必须跟政府领导一条心,顺着他们的战略走。” 不过,跟官员“走得很近”的林庆星也很快被带走调查。10月13日,抚州市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称,林庆星因涉嫌严重违法犯罪,请求辞去市四届人大代表职务,同日其代表资格依法终止。 多家币圈自媒体称,肖毅疑似收受抚州创世纪贿赂超过8000枚比特币。按照市值计算,超过22亿元人民币,而林庆星的全部身家已超过600亿元。徐涛否认了这些说法,称这些都是谣言,编造得非常离谱。“我们准备让律师查一下,追究造谣者责任。” 不过,为了推广数字经济,肖毅扮演起“媒人”角色,亲自出面促进抚州创世纪与国外企业的合作,却是事实。抚州发布曾发布消息称,2017年12月9日至12月11日,肖毅率代表团访问了德国,与慕尼黑GM基金会、弗莱堡经济促进署、法兰克福TB国际公司进行了公务会谈。会谈结束后,抚州高新区与GM基金会、抚州创世纪公司就建设超算产业中心项目签署了三方框架协议书。约定项目分二期建设,总投资不低于16.9亿美元,首期完成三栋机房的建设,安装4.5万台服务器并投入运营;二期建成总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,安装50万台服务器的超算产业中心并投入运营。 公开报道显示,GM公司(Genesis Mining Limited)号称“世界上最大的区块链技术企业之一”。GM公司在全球投资多个“矿场”,提供具有不同规模的加密货币挖矿能力,支持10种以上可挖矿的加密货币和6种主要的挖矿算法。 不过,抚州创世纪与GM公司的合作并不愉快。投资没多久,二者的纠纷不断加剧,不得不对簿公堂,该案经过一审、二审,一路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。 设备纷争 企查查显示, 2019年,GM公司以“返还原物纠纷”为案由向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抚州创世纪公司,要求对方返还5.75万台A2主机 (每台主机均包括八片显卡)及60580台S9蚂蚁矿机。 2021年6月23日,最高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(2021最高法民申3002号)显示,该案所涉抚州数据中心的建立以及设备的保管运营,实际是利用设备进行高性能计算以获得虚拟货币奖励的行为,系国家不予鼓励的高耗能产业,原审判令解除合同,双方法律关系终止,亦符合目前国家对案涉产业的调整方向。 至此,抚州创世纪以“数字经济”为名,从事虚拟货币“挖矿”传言被证实。 肖毅主政抚州期间,类似的企业并非抚州创世纪一家。星际联盟星驰(上海)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FIL币(一种虚拟货币,中文名为“文件币”)矿商。今年4月,星际联盟曾发文宣称,江西抚州高新区与其合作建立的星驰大数据产业园在筹建中,总投资85亿元,占地150亩地,在2020年12月获江西抚州高新区产业基金近亿投资。这家企业今年也被取缔,11月6日,江苏省徐州公安局发文称,徐州市丰县公安局先后在上海、武汉、深圳等地抓获星际联盟网络传销犯罪团伙成员31人,查获以太坊、泰达币、FIL币等虚拟币价值人民币约4亿元。 实际上,抚州创世纪和GM合作,“高举高打”建设超算中心之时,监管部门已经对虚拟数字货币亮起红灯。2017年,“虚火”过旺的比特币市场引发监管部门出手,当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了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要求中国境内融资代币和虚拟货币的交易作出全面清理整顿工作。 此后,监管层层收紧,并延伸到数字货币的上游——挖矿。今年9月,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1部门印发《关于整治虚拟货币“挖矿”活动的通知》,明确加强虚拟货币“挖矿”活动上下游全产业链监管,严禁新增虚拟货币“挖矿”项目,加快存量项目有序退出。 随着政策逐步收紧,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都被禁止,抚州创世纪和GM的矛盾也浮出水面。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,由GM基金会100%持股的抚州市威瑞迪安科技有限公司,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,称抚州创世纪“私自侵占申请人享有的托管设备算力”,要求其返还托管设备后,被抚州创世纪拒绝,甚至不顾阻拦擅自变卖GM托管在其场地的设备。也就是说,GM基金会指控抚州创世纪未能履行义务并恶意侵吞设备拒绝归还。 (九木集团内部的超级计算中心机房。摄影/本刊记者 周群峰) 江西省高院的终审裁定后,抚州创世纪公司不服判决,申请最高法再审,其主要理由是,“停止提供数据的行为系由于GM公司一方拖欠电费等运行费用”,并称“由于GM公司一方欠付电费等运行费用,抚州创世纪公司对案涉标的物享有留置权”。 针对“林庆星将GM公司的机器“白嫖”了近3年,依然不肯归还,GM公司走了大使馆的路子才扭转”的业内传言,徐涛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称,抚州创世纪跟GM公司的合作都是有合同的,产生合同有纠纷也正常,不存在白嫖三年多说法,更没有惊动大使馆。“GM公司是跨国公司,这个行业在国外很久了,在我国还是新兴产业,他们有那么傻吗?” 对于双方纠纷,最高法的裁定书认为,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为:抚州创世纪应否返还涉案设备。GM公司作为合同委托方,享有法定任意解除权,GM公司有权主张返还设备,涉案设备现仍处于运行使用状态,具备返还条件。 关于抚州创世纪是否已按照最高法的裁定返还设备,徐涛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跟德国公司的纠纷,后面应该也是按照折旧价格解决。“服务器更新换代很快,一般一年按折旧30%,用3年基本就接近报废”。 后续问题复杂待解 随着肖毅落马,林庆星被带走调查,抚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也深陷泥潭。 徐涛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肖毅出事后,高新区管委会的一些领导也去自首了。江西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,2021年7月24日 抚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委员、管委会副主任骆顺泉主动投案。资料显示,2013年4月,骆顺泉出任抚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(现抚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)党工委委员、管委会副主任,直至此次被查。 “我们的很多项目也都停了,老板被留置后,我们在莆田的公司也停了。”徐涛称, 三期项目的主体就投资了几个亿,共有9栋楼(8栋机房、1栋主楼),2020年有一栋机房楼已投入使用,现在三期项目已经停工。 近日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从九木集团办公楼张贴的宣传板上看到:九木集团一、二期超级计算机运营服务中心项目,于2018年7月全面投入运营,总投资额100亿元。2019年5月,九木集团数据中心三期项目正式开工建设。三期项目是抚州市重点打造的高新技术企业基地,占地面积约198亩,可容纳25万台功率为3kw的服务器。项目建成后将成为亚洲单体最大的数据中心。 伴随着三期项目的停工,多家为该项目建设提供水泵、冷却塔、风机等设备的供应商也出现了资金纠纷。广东省一家机电设备公司的业务主管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公司2021年年初与抚州创世纪签订合同,成为其冷却设备供应商。后来,九木集团三期项目被叫停后,原来签订的合同没法继续履行。“抚州创世纪至今拖欠公司设备及安装款项,高达几千万元。目前,公司正在走法律程序维权。”另有供应商称,直到抚州创世纪出事后,“我们才知道该公司在做挖矿的事情”。 目前,九木集团的数亿元资金已被相关部门冻结。徐涛称,抚州市高新区先把账目冻结,可能是在查是否存在偷税漏税问题。“具体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冻结。”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在九木集团看到,此前被政府相关部门查封的多辆豪车仍停在九木集团内,但已不见封条。徐涛称,对于一些供货商的欠款,九木集团也正在积极协商,计划通过变卖资产等方式偿还。“包括一些豪车被查封后又解封,也是为了变卖。” 肖毅与林庆星相继出事后,九木集团员工也多被公司遣散。徐涛称,最多的时候公司员工超过2000人,现在只有八九十人。九木集团研发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现在公司每个部门都还有人在,10月份公司很多员工都被遣返,他也离职了,最近又被公司返聘过来。“原来研发部有十多个人,现在只有两三个人了。” 关于公司目前的现状,徐涛称,目前公司的一些相关储存业务等还在继续进行。抚州市高新区一位政法系统内部人士告诉记者,原来只知道很多领导非常重视九木集团,但这些领导中,很多人也可能不清楚这家企业在做挖矿的事情。“目前高新区税务等部门组成工作组,进入九木集团处理后续问题了”。 抚州市委一位官员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肖毅和九木集团的案情还不明朗,抚州很多相关部门也在等下一步处理动向。他认为,数字经济是个风口,不仅仅是抚州在做,许多城市也都在做,而且做得不错。“数字经济本身没问题,我们只是没想到有的企业,打着数字经济的旗号在挖矿。肖毅被查也不至于完全影响抚州的数字产业”。